一直以来,我们认为三种方法提高NAD+(Press-Handler途径)、五种物质(色氨酸/Trp、烟酸/NA、烟酰胺核糖/NR、烟酰胺/NAM、烟酰胺/NAM、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是最佳策略,目前最新的研究表明,NMN并非过时。但是,有些地方需要更新:

  一、提升NAD+不只有三条途径、五物质。

  三种方式、五种物质是传统方法,但是现在又有了新的方法,如抑制NAD+的消耗酶(PARP,或CD38等),补充NMN限速酶NAMPT,对抑制消耗酶进行简单评述。

  NAD+随着年龄的下降,CD38消耗酶的升高是一个因素,但是问题是这一酶的升高不知道是原因还是结果。若对CD38肯定能提高NAD+的水平,但是单纯抑制它并不知道效果如何,因为CD38同样具有重要作用。更为令人不安的是,CD28抑制剂可能是一种全新的物质,即使安全有效性得到证实,十年后的事也可能如此。

科学观察,理性分析,NMN中国揭开NMN产品营销真相

  二、烟酰胺/NAM是一种坏策略。

  除潜在副作用外,还有三个原因:

  NAM抑制NAD+的消耗。

  由于NAM既是NAD+的合成原料,又是NAD+代谢产物,NAM过量会抑制NAD+的消耗途径(如SIRTs途径)

  NAM合成NMN的效率低。

  NAM转化为NMN需要有NAMPT酶,NAMPT酶是对合成途径进行修复的限速酶,也就是说,随着NAM浓度的降低,其作用可能受到限制。

  NAM本身并不缺少。

  NAM本身随着年龄的增长,其在机体中的含量水平也有升高的趋势,老年患者NAM水平本来高于年轻人,提示NAM的增加对NAD+的合成并无帮助,这表明NAD+的合成并无必要补充。

  结果发现,NAM随年龄的增加而增加,(NAD/NAM)随年龄的增加而减少(NAD/NAM)。

  总而言之,NAM本身并不缺少,因此希望通过补充NAM来提升NAD+,除了耐受副反应外,可能也没什么用处。因此用辅酶NAD+前体NAM来抗衰可能是一个糟糕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