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提名的抗衰理论遭质疑,NMN还可信吗?

  20世纪末,随着现代生理、分子细胞学和遗传学的全面发展,科学家们逐渐发现并认识到人的衰老本质:即DNA遗传物质和“能量工厂”线粒体损伤的逐步积累。在21世纪,科学家逐渐认识到,DNA的这种修复能力和一群高度依赖NAD+性去乙酰化酶的Sirtuins有密切关系。

  2013该研究小组是由新南威尔士大学和HarvardMedicalSchoolBoston(哈佛大学波士顿医学院)的科学家DavidSinclair组成,再一次验证和验证了Sirtuins在体内的NAD+水平与其基因表达水平密切相关,研究者们把一种NAD+前体细胞物质加入到一组2岁大鼠的食物中。NAD+水平在小鼠中显著增高。一周后,2岁小鼠的组织器官几乎恢复到了4个月大小。

https://www.nmnera.com/928/

  Sinclair博士是该实验的主要成员之一,他研究了如何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通过亲自体验,NAD+在人体内起到了很大作用,他坚持每日服用可以提高NAD+的物质,它也是对质疑最有力的回应。

  2019年10月,一篇发表在顶级生命科学期刊上的《细胞代谢》报告说:在花椰菜中有一种化合物,会在特定的环境中转化为关键分子NAD+(烟酰胺腺苷二核苷酸)。按照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的等价原则:如果人体细胞中补充NAD+的有效剂量,成人每天就得吃54~240kg花椰菜,显然这是不现实的。

  因为NAD+本身的大分子结构,且不能直接穿过细胞膜,因此在实验研究中选择了NMN或NR作为前体物质。NMN是一种含有磷酸基的小分子,在通过细胞膜之前需要将NR转化为NR,这样就可以得到NAD+的含量,而且在这个代谢转化过程中,NMN的大部分都会被消化掉,有效成分很低。

  许多科学家认为最有希望的是NR,而且NR现在被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授予了“新食品成分(NDI)”的地位,将在各种食品和饮料中按规定含量添加。不过,直接服用NR进入人体后,经过胃和肝脏会迅速大量代谢成烟酰胺,过多的烟酰胺会抑制Sirtuins蛋白的活性,违背我们的初衷。怎样有效地提高NAD+前体水平,一直是困扰生物医学的一个难题。此时,一百多年的研究成果,让人类与“永生”仅差一步。

  随著科技的不断进步,NAD+最优前NMN补充水平的生产方法也随之更新,即生物酶定向技术。

  生化酶定向技术是在体外模拟体内的代谢过程来提取NMN,通过特定的工程酶,以生物合成的方式来进行生产。此法产出的NMN原料纯度高、生产方式相对温和。

  对于NMN的最终效果如何,别看广告看效果,自己试一试比别人说一千句好要管用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