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中国深入科普NAD+前体NR

  目前对5种NAD+前体物质的研究较多,对色氨酸、烟酸、烟酰胺有较多的认识。近年来对NAD+前体的研究中,烟酰胺核苷(NR,nicotinamideriboside)是最具争议的。不管是多家公司的专利纠纷,还是七位诺贝尔奖得主为elysium的basis站台,人们对此产生了疑问。利用这个机会,今天就来深扒一下NR

  首先要回顾一下NAD+的合成路线。不管是色氨酸、烟酸、NR还是NMN,NAD+均可通过不同途径合成NAD+。NAD+可以激活抗衰老酶SIRT,PARP1修复基因,这正是NAD+对人体有益的根源。但是NAD+的性质就像一颗子弹,被SIRT和PARP1用过之后变成了“弹壳”-烟酰胺。烟酰胺类物质很有趣,尽管它也属于NAD+前体,但它本身却是SIRT和PARP1的抑制剂。许多研究表明,过多的烟酰胺可通过抑制SIRT而引起细胞损害(本文并没有列出具体的研究结果,并非本文所述)。通过一种叫做NAMPT的酶,烟酰胺能被重新转化为NMN,从而得到NAD+。通常NAMPT是一个速率限制酶,也就是说NAMPT转化为NMN的速度是有限的。在锻炼时,限制卡路里或服用AMPK激活剂时,可提高NAMPT活性,从而降低烟酰胺的毒性,提高NAD+的转化效率。例如basis内所用的NR和紫檀芪都是这样。

NMN的真实效果

  谈到这些,为什么要扒NR呢?由于NR分子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烟酰胺,一部分是核糖。关于NR的所有相关研究,一个最令人怀疑的问题是NR是以整个分子的形式被吸收进血液,还是NR在消化道被分解成N和R之后,才分别进入血液。由于NR在动物实验中很早就被发现了,它可能在肠胃里被分解为烟酰胺和核糖,因此,这就导致了这个分子完全无法被完全吸收到血液中,它所呈现的效果究竟是因为这个分子本身,还是因为烟酰胺加上核糖的作用还不知道。

  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烟酰胺核苷,即NR能否完全被肠道吸收,并以NR的方式进入NAD+的代谢路径,这对于判断NR究竟是否有用。由于只有能够完全吸收,才能「抄近道」转变为NMN,进而成为NAD+。假如NR以烟酰胺的形式吸收到血液中,或一旦进入血液,就会迅速转变为烟酰胺,那么NR不但没有任何价值,而且也会产生烟酰胺中毒的可能性(前面提到过烟酰胺本身是SIRT和PARP1的抑制剂)。

  这才是最有趣的甜瓜。2016年,NR专利持有者CharlesBrenner在NR专利拥有者CharlesBrenner,在“Nicotinamide riboside is uniquely and orally bioavailable in mice and humans”。这意味着什么?他自己服用NR,通过研究自己的血来判断NR的药物动力学和代谢。

  若NR能完全吸收进入NAD+反应,则NMN浓度应会迅速升高,NAD+将随之增加。但是看看这张图片就有点奇怪了,NMN的浓度居然在服完药后5小时内就会逐渐降低,直到5小时之后才开始升高。而NAD+水平在服用药物后5小时内就开始升高。那是令人怀疑的。

  一些小鼠给予相同分子数的NR,而烟酸和烟酰胺产生烟酰胺。在NAD+前体中,我最喜欢的烟酸含量最高,总烟酰胺含量最低。表明在SIRT和PARP1中,吸烟酸的抑制作用最低。但是更令人吃惊的是,吃了同样数量的NR后,会比服用纯烟酰胺还要多!那是非常可怕的。研究结果表明,服用NR能提高机体内烟酰胺的积累,尽管增加NAD+的浓度,但是较高的烟酰胺水平反而会使需要使用NAD+的酶不能正常发挥作用。它就像是一只踩着油门(NAD+),一脚踩在了刹车(烟酰胺)上。

  最终得出结论,服用NR的实质就是服用烟酰胺+核糖。正如我们常说的胶原蛋白,吃胶原蛋白是无法补充胶原蛋白的,而实质上却是补充胶原蛋白的氨基酸。因此,IQ税就让爱交税的人来交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