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科技研究困难重重,NAD+前体扭转乾坤

  有关「永生」的报导很多,但基本不需要再谈什么了。谈到追求永生,实际上从古至今没有停止过,无论是诸侯、皇帝、达官显贵,甚至普通百姓,谁都希望能保留今生的美好,并将自己的生命无限制地延续。然而,这一观念与我们相距甚远,因此这一问题已被定为幻想、科幻、迷信的范畴。

  如今那些身处世外桃源的富商,却从未放弃过追求永生的脚步。按照富人的话说:“把钱花在这上面,就算能多活几年,比投资其它项目要好。”因此,你可以看到,有许多私人投资公司在不断地研究冻人、仿生器官、血液交换等项目,以延长人类寿命。

NMN效果

  长寿科技困难重重

  现在全世界有4家冷冻人体的机构,美国3家,俄罗斯1家。总共收到了大约500位顾客,他们中有硅谷创投的教父、“0-1”作者PeterTyl、拉斯维加斯里弗塞德度假村和赌场创始人81岁的百万富翁劳克林提早预订;科幻小说《三体》的编辑,重庆女作家杜虹,他是第一个进入美国冷冻公司的中国人。

  全身性冰冻的价格是200,000美元,冰头冰冻的价格是80000美元,每年补充液氮的成本大约是10,000美金,而冰冻到达的50年需要重新冰冻,堪称“天价”。

  低温人就等于把目前医药技术条件不能解决的问题,按下“暂停键”,搁置问题,等后期医药技术进步后再去处理。

  NAD+前体扭转乾坤

  哈佛大学医学院,生命领域执牛耳学家意外发现,给年老的老鼠补充NMN后,它的身体各项指标与年轻小鼠相近。这种发现意义值得称道,引起学术界对此物质的高度关注。在“自然”、“科学”、“细胞”等著名学术期刊上发表了上百篇相关论文,旨在为NMN提供一个平台。一大批权威杂志的背书,也让有钱人开始对这种物质前体有兴趣。

  辅酶NAD+先后由哈佛医学院的SinclaireSinclair和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今井真一郎等科学家。在50岁左右,NAD+活跃,数量将以更快的速度减少。60-70岁的老年人,体内NAD+合成能力只有年轻时的1/4,而且NAD+分子量太大,不能直接口服进入细胞。对NAD+的补充只能通过NMN等分子质量较小的NAD+前体物进行。

  91岁的香港李姓首富也是高新技术生物技术的受益者之一,它首次服用人体内一种重要辅酶NAD+,并向美国相关核心技术企业投入了两亿港币,NAD+补充剂也正是因此开始被大中华地区的消费者群体所知道。

  富豪们的相继加入,并非一时兴起。近几年来,哈佛大学、华盛顿大学、日本庆应大学等研究机构已经证实NMN的显著作用。2019年12月,日本庆应大学发现NMN作为NAD+的代谢前体,能显著提升NAD+水平;今年三月,美国贝勒医学院赫芬顿衰老中心ErgunSahin研究小组发现,补充NMN能成功地延长老鼠的端粒长度。

  目前,衰老医学领域中最大的困难是衰老抑制剂的临床试验。NAD+NMN相关研究领域已经有了很大进展,华盛顿大学医学院Shin-ichiroImai教授在接近NMN的临床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除确定NMN口服安全性外,Imai教授说,NMN/NAD+在人体中也会进一步量化其逆转衰老的确切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