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研究表明,机体NAD+水平在衰老过程中显著降低。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和烟酰胺核糖苷(NR)是生物合成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前体。

  NMN和NR的研究表明,不管补充哪一种补充剂都会提高NAD+水平,但这两种物质究竟谁是最有效的前体,至今仍是科学家们争论的焦点。

  NMN和NR到底有什么不同呢?他们在合成NAD+的时候起什么作用?

  1)分子结构不同。

  NMN只比NR多一种,其它结构基本相同。

  NR和NMN的区别。

  (2)NMN与NR合成NAD+的作用。

  NR进入细胞后,在NRKs酶的催化下转化成NMN。

  NMN的合成使NMN进入“烟酰胺核心循环通道”,通过NMNAT将NMN转化为NAD+,细胞内的Sirtuins蛋白利用NAD+维持细胞活性,同时将NAD+转化成烟酰胺。NAM再次通过NAMPT酶转化NMN,形成一种保持细胞活力的良性循环。

  烟酰胺核循环。

  B3维他命在日常食品中的含量很高,它含有烟酰胺(NAM)、烟酸(NA)和烟酰胺核糖苷(NR)。在缺乏B3维生素、色氨酸或NMN的情况下,细胞不能合成NAD+。

NAD+前体NMN与NR的跨世纪之争

  (三)NMN转运体蛋白”Slc12a8″

  过去科学领域中,NR能直接进入细胞合成NMN,然后转成NAD+,而NAD+分子太大,不能直接穿透细胞膜,因此科学家们将NR视为NAD+合成NAD+的最有效前体。

  不过,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科学家最近提供了一个令人信服的证据,他们发现老鼠肠道中有一种名为“Slc12a8”的NMN运输蛋白。该转运体能使NMN平稳地通过细胞膜。

  并且人类也有编码这种转运蛋白的基因,科学家们研究了人类的基因组数据库,发现了最多的Slc12a8蛋白,在小肠、胃、睾丸、甲状腺和结肠中。所以,NMN被人体肠道直接吸收是非常有可能的。

  NR可直接进入细胞膜,而口服NR后,在人体消化系统中将大量转化为NAM,而不能合成NAD+,因此转化效率非常低。而且最近两年大量的研究已经证实了NNM基因转运体对人体转运蛋白Slc12a8的作用,NNM可以直接向NAD+转化,NR与NR比较,NMN是最有效和直接的前体。

  (四)NMN和NR的安全性。

  使用NAD+补充剂时,首先要考虑的是安全性。据目前所做的研究,使用NMN和NR都没有安全性风险。

  一项针对日本健康男女的研究显示,每次口服NMN不超过500mg,或单次口服NMN剂量不超过1000mg,均无安全性问题。应用NMN后10分钟左右,血浆NMN达到峰值。NAD+水平在30分钟内明显升高。

  总结

  几十年来,NMN和NR确实是一种安全、有效的增加NAD+。

  相信科学家将继续发掘NAD+前体细胞的作用,为人类抗衰老事业提供更多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