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不久之前,一本名为《Nature Reviews》的杂志整理了主流抗衰老物质,NAD+前体细胞并不意外地进入了第一阶段。发表烟酸(NAD+前体之一)辅助NAD+治疗的人类临床结果,我们以此为例,就烟酸补充NAD+的机制.效率和NAD+前临床研究的普遍不足。

  烟酸,也就是维生素B3,又名维他命P,量小的可以作为保健品(大约20毫克),大剂量也可以作为药品使用。NIH(美国国家卫生院)的饮食指南写道:“由于许多食品富含烟酸,因此一般人不缺乏烟酸,营养不良的艾滋病.肝硬化.厌食.肝硬化患者可加补。

  建议的烟酸量在20毫克以下,因为超过30毫克将产生副作用。

  就是这句“凡人不缺”,曾一度将烟酸打进保健品的“冷宫”。一直到最近五年,NAD+补充剂就抗衰老的噱头发酵,导致药店里批发价2元/5000mg/NMN,和NMN、NR等一众物质纷纷上架。

NMN的真实效果引起大众关注

  NAD+前体:(NR)烟酸、NAM(烟酰胺)、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

  尽管这一临床的主要目的是探讨高剂量(1000毫克/日)烟酸在治疗线粒体肌病中的作用,但对正常人NAD+水平的调查却显得相当草率。但是必须承认,这的确是目前NAD+前体最为“给力”的临床结果。

  01试验结果。

  该研究共招募了两组受试者,包括10名健康参与者,分别服用4个月烟酸,另有5名肌病患者需要服用烟酸10个月,其中有2名健康参与者由于副作用而退出了试验。因为线粒体肌病模型与正常人群相比差异太大,没有很好的参考价值,本研究将集中讨论烟酸在健康人群中的作用。

  结果1:肌肉功能得到改善。

  正常人服用烟酸(灰)后,骨骼肌线粒体质量有升高的趋势,但未达到统计学上的显著水平。但如与线粒体COX(细胞色素c氧化酶)活性提高等相关资料,研究者推测,烟酸可以通过引发线粒体来促进肌肉功能。

  血样中NAD+浓度均明显升高。

  健康受试者血液中NAD+的浓度升高。这种临床试验和其它NAD+前体都没有得到过这种临床试验。

  那两个数据看上去不错,究竟是什么意思?

  02实验分析。

  1.血液中NAD+浓度=血浆NAD+水平。

  先来谈谈关于提高血液中NAD+水平烟酸最受关注的事情。这一结果一开始让一直关注抗衰老药物研究的作者忍不住鸡叫了起来,但是眼睛一看:嗯?血NAD+?临床实验结果显示,服用烟酸对全血NAD+的影响,但在动物研究和人类临床试验中,检测到的都是血浆NAD+。

  全血=血浆+血细胞(白细胞.红细胞.血小板等),听上去只是个角度不同而已,但是经过验证,这两个测验对全身NAD+的指示意义是不同的。

  俗话说得好,NAD+全血NAD+其实都是血细胞的私粮,只有自身巨大的食欲得到满足,才会把剩下的一小部分NAD+释放给血浆,供其它器官使用。结果表明,血浆NAD+NAD+可以反映机体NAD+流量。

  这一想法被发表在RejuvenationResearch的2019年研究确认。这项研究首次报道:血浆NAD+是最具年龄相关性的,可以作为监测人体NAD+稳态的一项监测指标。

  血清NAD+可作为评价衰老相关NAD+缺陷的一个好指标(烟酸无年龄差异)

  此时此刻回溯这项研究:服用烟酸后NAD+升高超过50微摩尔。人红细胞NAD+浓度可以在几十微摩尔之间浮动[4],当烟酸被服下后,血液中NAD+的升高必然会掩盖血浆NAD+的变化趋势。我们的资产加起来有几十亿,能不能说明我也是亿万富翁吗?

  通过追踪NAD+测量员的其它文章,我们发现他做临床试验仅检测NAD+全血NAD+,不测血浆…这种方法并不是很好,只是期望未来更好的证据。

  2、哈佛医学院的小鼠NMN试验。

  提高NMN在体内合成水平,成功地将暮年老鼠的剩余寿命提高了2.3倍,相当于一个只剩下6年余生的暮年老人活了超过14年。这个结果让当时的生命科学界一时沸腾起来,毕竟千百年来延寿一直是人类的一项重要而执著的追求,真有可能实现时怎能不惊慌?

  总结:本文只是一篇文章,无意高估。其它NAD+前体在分析代谢途径时,不可避免地会提到其它NAD+前体,如果被冒犯,只能说把它们组合起来,是一种残酷的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