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0年7月NMN概念股在A股市场取得11日8大涨的惊人业绩后,NMN产品成功地突破了以往“圈内限定”的壁垒,获得了更多人的理解。而且受新冠疫情影响,特别是老年人更易感染新冠病毒的现象后,NMN产品销售猛增,新增了众多用户群,潜在消费群体进一步扩大。

  然而,在NMN盛销的大背景下,我们可以发现,相对于目前市场上其他种类的其他营养健康产品而言,具有抗衰老功效的NMN产品的价格是处于较高档位,基本上都是在千禧元以上,而进口品牌则更是高昂。那为什么NMN产品如此昂贵呢?

  NMN的全名是β-烟酰胺单核苷酸,也是一种维生素衍生物,在人体和许多食物中广泛存在,而在100g花椰菜中,含量最高可达1mg。在2013年,NMN被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Sinclair教授发现它可以帮助小鼠身体恢复功能。该研究结果发表在Cell杂志之后,已被许多科学家再次证实。从此,NMN身价暴涨,成为科研界的“明星”和商界的“宠儿”。

从几百到几千,NMN价格的落差怎么这么大?

  NMN是一种非常昂贵的NAD+前体物质,在NMN功效发现初期,相关产品尚未开发出来时,NMN是极少数富豪和顶级科学家所能享受到的红利,以实验室试剂销售的NMN堪称天价,售价2万元每克,年服用成本高达数百万。现在,世界最大试剂网SigmaAldrich公司,NMN的价格依然是这样。相对于现在,NMN产品在一块钱左右的普遍价格可以称为“平价”。

  美国NMN企业霍伯麦公司启动了NMN公司的NMN产品“平价化”道路。在世界范围内推出NMN产品的美国霍伯麦公司比日本公司稍晚。2015年,日本率先推出了全球第一个NMN概念产品,效果的确是显着,但由于采用了传统发酵方法,或说是“强化版”发酵生产,需要经过一遍遍纯化,使生产成本非常高,所以日产NMN售价不菲,高达20000元/瓶,而这一价格限制了日产NMN的大规模推广是不可能的。

  根据美国霍伯麦负责人的说法:“做科学研究,就是要变研究为可用,把S变成$。所以,霍伯麦选择了一条新路,与之不同,它的目的是要使NMN这一顶级科学研究成果的大规模生产,从而促进NMN的普及。为了让NMN生产成本大幅下降,2018年霍伯麦开发了全酶工艺,霍伯麦也在那一年推出了自己研发的“平价版”NMN产品,即目前在国内畅销的瑞维拓NMN产品。后来酶技术成为NMN生产的主流,NMN产品的价格也一般定在千元左右。

  由NMN产品的“降价途径”,我们还可以了解到NMN产品的价格为何较高。一是物以稀为贵,虽然现在NMN产业在中国发展壮大了,但是NMN的产能却不能很容易满足市场的需求,NMN产品供不应求,所以价格肯定不会低,其次,NMN产品物有所值。

  与疾病缠身,还要担心的是各种高昂的医疗开支,相比,NMN产品价格千元以上也容易被消费者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