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中国:全球NAD+及前体临床实验汇总

  NAD+作为人体中最重要的辅酶,其作用已被越来越多的研究证实,临床试验无疑是对其安全性和有效性最有力的证明,本文将全球可检索的NAD+补充剂临床总结出来供大家参考。为了更深入的了解,我们将首先强调几点,然后列出相关的临床。

  与NAD+补充剂相比,NAD+直接补充更直接(注射方式)。NAD+很早就被用于临床,国内主要有注射用辅酶I和复合辅酶(辅酶A+辅酶I),有趣的是,在使用复合辅酶时,有一条是“肿瘤患者应酌情加量”,这直接反驳了孤立研究NAD+促癌言论。

  所有的临床都需要有相应的适应症,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的药品监管机构承认衰老是一种疾病,因此也没有关于NAD+治疗衰老的临床研究。世界卫生组织在2018年的《国际疾病法典》中宣布,衰老是一种可治愈的疾病。幸好我们能从其它相关研究中窥视一斑,美国在1965~1985年间进行了为期20年的叫做CoronaryDrugProject的临床试验,本实验的目的是分析心肌梗塞患者服用降脂药物是否能减少5年内的死亡率,但是,使用烟酸这种NAD+补充剂的双盲试验,可以称得上是一把尺子。

  经过15年的临床试验,1119名服用了烟酸,2789名服用安慰剂,最终统计发现:实验组的全因死亡率比安慰剂组低11%,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烟草酸能延长11%的寿命,更为精确的结果是:与安慰剂相比,实验组有更低的心脏病和癌症死亡率,NAD+或许能降低癌症的发病率。

瑞维拓

  NMN临床

  在日本,4例NMN临床试验被披露,3例在美国进行NMN临床试验。广岛大学最近发表了长期口服NMN中期临床试验:NMN促进Sirtuin1水平,协助进行癌症治疗;庆应大学在第一期临床研究结束后,II期临床在2017年开始,而美国华盛顿大学则在2017年开始以糖代谢为目标的I期临床。除已公布的临床试验报告外,SinclairMetrobiostudy的第二期临床试验也已结束。

  近年来,NMN得到了广泛的关注,而且相对较多的动物实验,下面列出了不同研究中的动物实验。

  资料来源:各种研究文献,请参阅NAD+补充剂临床资料。

  NAD+前体物质安全使用历史已超过60年,临床上已有几十个达到III期、Ⅳ期,有些临床试验甚至更长达十几年,安全性无需担心。烟酸、烟酰胺、烟酸、色氨酸是四大类NAD+补充剂中较差的一种,下表可检索到四种NAD+补充剂的全球临床试验。有52例临床烟酰胺和烟酰胺核糖(考虑到语言问题,可能会有所遗漏;考虑到关键词,可能存在重复),有52个临床病例(考虑到语言问题,可能有遗漏),色氨酸有20个临床病例(考虑到语言问题,可能没有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