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中国:当衰老被一粒“药丸”解决,百岁将不再是空想

  NMN中国调查发现,不久前,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医学院的研究小组在《临床精神病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研究者们对1042位成人进行了三年的跟踪评估,发现他们的生活有明显的意义,同时也是长寿的一个重要因素,而调查显示,大部分人的生命意义在60岁以前才最清楚。

  他说:「如果你一直觉得人生没有目标,不仅是精神状态,包括生理水平,包括认知能力,甚至寿命也会大大降低。」DilipV.Jeste博士是UCSD医学院健康老龄中心的资深副院长。针对这一问题,本文认为,这一研究将为今后从社会心理、神经方面的衰老干预提供重要参考。

  21世纪以来,随着世界人口老龄化的加剧,生物分子学、神经病学、人工智能等多学科对衰老和寿命干预的研究都进入了“加速赛道”。而且,最引人注目的是生物分子学。2013年David Sinclair实验室,哈佛医学院遗传学系的终身教授,公开了一种名为NMN的辅酶,随后的动物实验发现NMN可以使小鼠的生命延长超过30%。这一结果一经公布,立即引爆了衰老与生命科学领域,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

当衰老被一粒“药丸”解决,百岁将不再是空想

  Sinclair的发现使得通过一颗“胶囊”可以使人恢复衰老,并使人的寿命变成有迹可循。后来,华盛顿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顶级学府研究机构又分别从多方面面对NMN的作用机制进一步证实。例如今年二月,美国俄克拉荷马州雷诺兹衰老中心的研究小组在《影响因素》上发表论文称,通过NMN干预,实验鼠神经血管线粒体功能得到恢复,抑制了细胞凋亡,缓解了慢性炎症。

  David Sinclair说,随着生物证据如NMN的公布,人类将会更接近长寿。英国专栏作家CamillaCavendish在她的一篇文章中提到,社会应该重新定义“老年”的意思,即60岁,即使是70岁,也不应被列入老年范畴。这个观点和UCSD的研究结果一致,认为60岁是人生目标的高峰期。

  如今,此类案件频频发生:去年约翰.B.Guidenav,他以97岁高龄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将近60岁才开始锂电池事业;“中国伞王”王斌60岁退休后“起家”,致力于为以后进入千家万户创造天堂伞行业;如今即将90岁的“投资大佬”巴菲特却在50岁之后成为亿万富翁,而且,近96%的财富是从60岁之后…

  事实证明,60岁、70岁也许只是人生旅程的起点,对那些长寿的有钱人来说,已经不再是旅程。同样因为这个原因,富人们在追求长寿的过程中总会跑在大多数人前面。例如,李姓前华人首富92岁,就曾透露,早在三年前,他就通过一家私人渠道(NMN前代产品)服用过NMN药物,服用后感到「精神更好」,随后更是以2500万美金注资美国生物科企。

  但是NMN的产生成本太高,导致NMN价格居高不下,如何实现这一难题成为了全世界科学家们共同努力的课题。首批NMN商业化的日本,NMN的单瓶售价可谓天价,因此只能是有钱人的专属。NMN在2018年有了最新的突破。世界上第一家平价版的NMN品牌-瑞维拓,由美国霍伯麦生物科技公司发布。大大地推动着NMN走向千家万户的平民化进程。瑞维拓NMN的诞生可谓是创举,给NMN的商业化进程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