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的真实效果

  在2018年6月,WHO发布了第11版“国际疾病分类”,并首次提高了老龄化程度。

  老化是一种疾病的分类法,它为一些老年性疾病,例如癌症,心血管和代谢疾病等方面的新研究铺平了道路。

  营养素检测系统,如mTOR和AMPK(激活蛋白激酶)等,已成为研究的热点。除此之外,生命学家们更多的兴趣是研究Sirtuins。这个蛋白家族对DNA表达和衰老都非常重要,它只能与NAD+(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一种存在于所有活细胞中的辅酶)结合起作用。

瑞维拓NMN

  NMN的出现,是科学界对西尔图因斯蛋白家族最重要的研究成果。

  BobMercer是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博士,同时还是美国霍伯麦瑞维拓健康品牌的首席营养专家。Mercer博士认为,NMN最有潜力的是NMN,因为它是营养学与生命科学领域最重要的成果。

  实践证明,美国霍伯麦旗下的瑞维拓NMN品牌一推出,就受到了用户的极大欢迎。亚洲地区也有类似的现象,当瑞维拓公司进入中国市场时,Bob惊奇地发现,这里的人对年轻一代有着无穷的无限渴望。

  NAD+水平的提高会激发并提升整个生命王国的细胞活力。令人遗憾的是,衰老这一自然现象导致NAD+生物合成在体内的减少,并引起了一系列变化,如:基因变化、基因组失稳营养感知能力改变、线粒体功能紊乱、细胞老化、干细胞耗竭以及细胞间交流失调。

  事实上,从中年起,我们身体中NAD+水平就下降到了年轻时的一半。许多研究显示,增加NAD+可以增加胰岛素敏感性,逆转线粒体功能障碍,延长寿命。

  怎样提高人体内NAD+水平,自然成为科研的重点。一位来自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发育生物学家Shin-ichiroImai博士发现,通过补充NAD前体,包括烟酰胺核苷(NR)和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能提高NAD+水平。

  NMN口服后能迅速吸收并转化为NAD+,这是NMN背后的科学依据。

  NMN天然存在于水果和蔬菜,如鳄梨、西兰花、卷心菜、毛豆和黄瓜,但是哺乳动物更多地通过维生素B3,烟酰胺的形式来合成NMN。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体自身合成NMN的能力大大下降。

  NMN已显示在多种疾病和老化老鼠模型中具有广泛的显着效应。

  很明显,NMN是老鼠的青春源泉。那人呢?Shin-ichiroImai表示,他们目前正致力于人类NMN。

  DavidSinclair,一位哈佛著名的抗衰老研究员,在白藜芦醇,NAD+和Sirtuins的研究中享有盛誉。在服用NMN后,他说他的血脂状况明显改善,他感到更有活力,今年60岁了,但他的血液指标与31岁的人比较接近。霍伯麦则从商业的角度阐述了他的观点,他认为NMN尽管潜力无限,但是当前的商业推广已经偏离了轨道,昂贵的价格给NMN的普及和推广造成了阻碍。一位Monslim公司的CEO这样说道:“金钱不应成为人类的渴望,健康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