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作为NAD+的前体,表现为NAD+的功能,NNM与NAD+代谢相关。人体内NAD+有三种不同的代谢途径:Preiss-Handler途径,从头合成途径和补救途径。

  辅酶NAD+的三条代谢途径:

  1、Preiss-Handler路径。

  Preiss和Hsndler在1957~1958年发现了这条Preiss-Handler路径。本发明以烟酸为起点,经烟酸磷酸核糖基转移酶(NAPRT)催化转化为烟酸单核苷酸,经NMNATI1~3酶催化转化为烟酸腺嘌呤二核苷酸,然后转化为NAD+。

  2、从头合成途径。

  这种通路又称狗尿氨酸通道。首先,色氨酸从食物中摄取,通过N-甲酰犬尿氨酸,L-犬尿氨酸,5-羟基-2-氨基苯甲酸,ACMS转变为喹啉酸,接着喹啉酸进入Preiss-Handler途径。IDO和TDO途径被色氨酸转化为N-甲酰犬尿氨酸的限制途径,ACMS也能进入三羧酸循环。

  3、补救的合成途径。

  NAD+经过三种消耗途径(sirtuins,PARPs,andthecADPR)转化为烟酰胺,再经NAMPT催化,再由NMNAT1~3酶转化为NAD+,NMN经NMNAT1~3酶催化转化为NAD+。已有研究表明,修复的合成途径产生NAD+占人体总NAD+的85%,而修复途径中NAMPT酶是NAMPT酶的一个局限步骤。NAD+在这三种不同途径中均处于平衡状态,而补救的合成途径是NAD+的主要来源。NAD+在一个75kg的成人中,重复2~4次合成到3g水平。

辅酶NAD+前体NMN在体内发挥作用都有哪些途径?

  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依靠辅酶NAD+发挥作用

  NAD+对人体健康起着根本作用,但随年龄增长NAD+含量逐渐下降,NAD+的减少还会影响细胞的能量生成,因此,线粒体与细胞核间的通讯被破坏,从而引起老化和疾病,它同样可以使我们变老。

  NAD+减少会引起一系列健康问题。

  该研究发现,NAD+消耗路径上的CD38对NAD+的消耗量随年龄增长而递增,这是随年龄增长NAD+消耗量递减而减少的结果。

  毋庸讳言,科技进步的速度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专门从事NMN研究与开发的美国霍伯麦生物技术公司率先突破技术难关,利用当前最先进的酶定向技术研发出新一代科学衰老抑制剂。并且率先利用先进的生物技术开启NMN市场。与常规的生物酶催化反应法相比,美国霍伯麦生物技术公司采用先进的酶法定向进化技术来提取NMN,其转化率较高,具有较好的吸收性。和几年前的天价NMN补充剂相比,现在瑞维拓的NMN品牌的价格下降了90%,达到了真正的“平价”。

  将NMN这一变革性技术向中国消费者展示更多,是与中国市场一起进步、共同成长的机会。今后,霍伯麦还将继续把更高质量、更前沿的生命科技引入中国市场,帮助人们提高健康水平,共同见证“百岁”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