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在科学界都有一个打破自然衰老规则的愿望,这些年生物科技不断探索下,一个沉寂百年的分子被发掘,NAD+的前体物质NMN

  在哺乳类动物(人类使最高级的哺乳类动物)体内的细胞中,存在着一种体哦阿姐细胞衰老和维持机体功能正常运作的辅酶NAD+,NAD+在小鼠实验中被证实对衰老有干预的作用,而NMN正是NAD+最直接的前体分子,其所发挥的作用也使通过在体内转化成NAD+以后才实现的。

  关于NMN的这项功能研究实际上在2013年就已经完成了,2013年哈佛医学院的David Sinclair教授将22个月大的小鼠食物中添加NMN一周,然后通过观察与年轻小鼠身体指标的区别,结果发现年老小鼠体内的NAD+水平明显得到提升,而且其身体健康方面的关键指标也都与碾平小鼠相似,该项试验解锁了NMN对哺乳类动物的衰老干预功能,使沉寂百年的NMN物质一时间成为生物领域的热门分子。各大权威机构正向发布关于NMN的研究结果。

冷却百年,NAD+前体NMN终于爆发了

  2019年日本庆应大学医学院Junichiro Irie等人发表的NMN首个人体临床试验的结果表明,单次口服100mg、250mg和500mg的NMN可以被人体高效代谢且不会产生副作用。

  另外贝勒医学院在子期刊《科学》上发表的最新研究表明,服用NMN可以维持哺乳动物的端粒长度。端粒被称为“生命时钟”,保护DNA和遗传信息的稳定,其长度决定了细胞分裂的次数。

  根据Heicliffe的极限理论,端粒长度在大约50次细胞分裂后被缩短到极限。按照每次2.4年的平均周期,人类寿命的极限大约是120岁。目前世界上最长的寿命记录是122岁,但人体内源性物质NMN可能为打破寿命极限创造前提条件。

  但人要突破生命极限并不容易,需要“克服五个障碍”,其中最大的对手是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神经退行性疾病等老年人易患的慢性病。哈佛医学院、华盛顿大学等著名研究机构发现NMN作用。

  事实上,在过去的70年里,人类生活的增长与医疗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40年代后期抗生素的普及,使平均寿命增加了20-25年;20世纪70年代后,以器官移植为标志的医学革命将寿命延长了三到五年。近20年来人类生活习惯的改善和心血管疾病的有效治疗,有望使寿命再延长2-3年。近年来以NMN为代表的抗衰老研究的突破正在成为推动人类生活的新生力量。

  在创刊125周年之际,【Science】曾向科学界提出“人的寿命能延长多久”的问题,根据一些科学家提出的乐观理论——“长寿的逃逸速度”给出的答案,长寿研究取得的进展将使人类的平均寿命增加一年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