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D+实际上叫做辅酶Ⅰ,也被称为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存在于每一个细胞内,并参与了数千种反应,无论是人体的能量代谢,基因修复,都离不开其身影。此外,它也是环状ADP核糖合成酶的长寿蛋白,是人体健康不可缺少的存在。

  但是,NAD+含量并不是永久的,它在年龄、含量、线粒体及细胞核内交换功能被破坏,从而出现神经退化、心肌肥大等问题。因此,NAD+含量的降低是导致人体衰老的一个重要因素,也就是其主要原因。

  NMN一出现,引起了科学家们的极大兴趣,这是2013年哈佛大学医学院一位传奇教授DavidSinclair首次发现NMN作用而备受关注。到目前为止,已经有数百篇与NMN有关的实验论文发表在《细胞》、《自然》和《科学》等国际著名科学杂志上,这些论文除了具有延缓衰老的作用。此外,世界著名的科技评论期刊《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在2020年还把NMN物质列为“全球十大突破”之一。

NAD+前体这么多?为什么一定要选NMN

  NMN为何成为哈佛实验室NAD+效应的先驱?所有的事情都要追溯到NAD+在人体内的三种代谢途径。

  Preiss-Handler途径的三种途径,即从头合成途径和补救途径。通过Preiss-Handler途径最终转化为NAD+;色氨酸通过从头合成途径进行转化;而在补充性合成途径中,NAD+在三种消耗途径下形成烟酰胺,再经NAMPT催化转化为NMN,NMNAT1-3再通过酶系催化转化为NAD+来完成循环。结果显示,修复的合成途径中,NAD+约占人体总NAD+的85%。

  NAD+的四种前体类型:烟酸、色氨酸、烟酰胺和NMN/NR,是在三种代谢途径中产生的。这三种药物容易引起副作用,所以摄入量均有一定限度。烟草酸和GPR109A联合作用会导致人体出现严重的潮红现象,色氨酸能引起恶心和头痛,烟酰胺可引起肝脏中毒。

  由于在线粒内缺乏能转化为NMN的NPK1-2酶,因此对NMN进行了修复,因此对NMN的转化效率非常低。更重要的是,NR口服NMN后,大多数并没有转化为NMN,而是被消化成烟酰胺。

  NMN可迅速提高NAD+在人体内的含量,从而避开了酶NAMPT的局限性。一项2017年研究表明,服用四天NMN后,大鼠NAD+和SIRT1活性显著升高。此外,NMN是一种人体内源性物质,在许多食品中也存在,纯天然无害,日本医药公司对人类口服NMN24周进行的临床试验也证实了NMN的安全性。

  虽然烟酸、烟酰胺和NMN都是NAD+前体,但产品的效果却不尽相同。NMN市场上有一些不法分子企图混水摸鱼,使用便宜、副作用大的烟酸,以次充好,所以消费者在购买时需要选择资质安全、纯度高的产品。

  近年来,NMN的研究不断深入,科学家发现NMN对提高居民的健康素养有帮助,NMN产品在消费者中越来越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