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哈佛医学院的遗传学系教授David Sinclair,近几年在衰老生物机制的研究中频上热搜,2013年因发现抗衰老辅酶NAD+前体物质NMN而登上《时代》杂志“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

  那么如何看待David Sinclair的发现呢?

  “衰老是一种可以被治愈的疾病!”David Sinclair认为生活中老年人所得的神经退性疾病以及记忆力减退等都是因为衰老,如果不衰老,我们就不会得这些疾病。

  在2013年得一项对SIRT1小鼠实验中,我们发现SIRT1的辅助因子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的水平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降低。

  NAD+在体内参与了数百种得生物反应,NAD+水平得高低直接影响DNA修复的机制,但这点可以通过它的前体物质NMN来进行调节。NMN得补充可以弥补体内因各机能正常运作所消耗得NAD+含量,而体内得NAD+水平提升能够为了改善哺乳类动物健康和生理弹性。

抗衰老名人David Sinclair发现辅酶NAD+的秘密

  另外,David Sinclair还表示,长寿基因仅通过操纵一条中枢通路,就有可能大大减缓衰老和疾病的进程。这增加了我们找到小分子的可能性,这些小分子可以用一种药物治疗各种看似无关的疾病。自2003年发现Cetin活化化合物(stac)以来,我们实验室在这一领域一直非常活跃。从那时起,已经发现了有效的激活剂,其中一些已经在临床试验中并取得了积极的结果。

  我们进行了积极的研究,以了解stac的作用可以在分子和生理水平上利用先进的酶和结构方法以及小鼠遗传模型,在这些方法中,我们可以在动物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和特定器官的任何时间删除基因。例如,我们在《Cell》上发表关于抗衰老研究,白藜芦醇和一种名为srt1720的statc增强线粒体功能的能力需要体内的SIRT1基因。我们有一个积极的计划来开发新的分子来提高NAD+水平。

  目前我们还子在测试它对于衰老和年龄相关疾病的影响。关于辅酶NAD+的临床试验也在进行中。

  大量证据表明,与衰老相关的常见疾病都有线粒体成分。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人们对衰老过程中导致线粒体适应性逐渐丧失的原因知之甚少。我们研究了可用于维持线粒体稳态并最终延长健康期的细胞机制。

  我们的研究方法之一是发现衰老过程中细胞核和线粒体基因组之间持续的不同步。利用新的遗传和药理学方法,我们正在利用这些知识将老年小鼠的代谢功能恢复到年轻水平。我们已经确定线粒体NAD的水平决定了细胞的存活,我们称之为“线粒体绿洲假说”。根据这项工作,我们提出了一个令人兴奋的假设,即线粒体中NAD+的减少可能是衰老和记忆丧失的一个潜在原因。

  我们还对控制人类基因组中线粒体功能的新基因和信号级联反应感兴趣。我们正在使用先进的测序和蛋白质组学工具以及高通量筛选方法来开发新的基因组挖掘算法,以绘制最完整的线粒体调控网络。这项工作将为线粒体生物学的基本方面以及如何预防或纠正线粒体缺陷提供新的见解。我们还对发现增加线粒体功能的新分泌因子感兴趣,并且是信号因子的候选者,这些信号因子最近与简单生物衰老的系统控制有关。

  可以肯定得的是通过NMN对NAD+水平的提升,能够促使哺乳类动物整体健康水平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