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Sinclair被认为是当今抗衰老研究中的领导者。2013年12月,他在《细胞》杂志上发表文章说,一种叫做NMN的物质可以转换成NAD+。NMN存在于人体和日常食物中,如毛豆和花椰菜,每100g最多含有1mg。在使用NMN提高NAD+一个星期后,他发现,22个月大的老鼠(相当于60岁)以及之前判若两只老鼠,在线粒体稳态、肌肉健康等关键指标上都有类似水平,而6个月大的老鼠(相当于20岁)则具有类似的水平。David Sinclair在2014年被时代杂志评为“100个最有影响力的100个人物”,原因是发现NMN的作用。

  衰老能被治愈吗?Sinclair教授的著作《寿命:我们为什么衰老,为什么不衰老》,回答了这一问题,颠覆了世界对衰老、生命周期的刻板印象。年龄不能避免,他解释说:“老化实际上是信息丢失所造成的结果,信息丢失(DNA),它使细胞保持健康,并且能适当地选择用于阅读和翻译的基因。缺少特殊信息,会使细胞丧失正常功能,导致组织功能衰退,如果我们能保留这一信息,衰老肯定会延缓和避免。

NMN抗衰老发现者David Sinclair著书表示:衰老可以被治愈

  「假如我们活得够久,那麽老化就是一种我们都要得的病。老化的实质是从基因水平的微观层次开始,最终表现为宏观组织层次。Sinclair教授说他的研究着重于两个抗衰老方法。从基因层面上来说,可以调整饮食,Sinclair教授说,“抗衰老的关键是少吃东西,因为节食会影响到某些基因的表达。比方说,禁食和剧烈运动可以激活长寿基因。从分子水平来看,Sinclair和研究小组发现了一种NAD+分子,它可以阻止某些蛋白,抑制身体对DNA的自然修复。和端粒一样,NAD+随年龄的增加而减少,导致DNA损伤逐渐累积。研究人员提出增加NAD+水平可以逆转小鼠DNA的损伤,而Sinclair教授和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坚持服用含有NAD+的物质以“防止”衰老。

  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是人体中一种重要辅酶NAD+的前体。因为NAD+分子不能直接进入细胞内,因此NAD+通过NMN可以实现NAD+的转换与补充,NMN能迅速补充身体内NAD+分子。

  几年来,已有多项研究成果支持Sinclair教授的观点,近百篇有关NMN功效的论文被发表在诸如《细胞》、《自然》和其他权威学术期刊上。在这些研究中,哈佛大学、华盛顿大学、日本庆应大学的研究小组都对NMN改善心血管问题、增强体能和认知能力等方面取得了积极成果。

  考虑到NMN令人吃惊的作用,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有意利用它来减少太空线对宇航员的伤害。NMN还引起了营养产业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