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年来,人们眼看岁月如梭,只能叹生命短暂,芳华已逝。但人类一直是擅长创造奇迹的物种,在与时间的赛程中,虽有疾病、伤害,却从不气馁,用科学手段掀起一场又一场的寿命革命。

  19世纪开始,辅酶NAD+被发现,并被应用在生命科学领域,为当时欧洲爆发的一种糙皮病治疗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并在20世纪初解锁了体内NAD+水平提升对小鼠寿命的延长作用。

  不再在确定NAD+带来的作用外,困扰科学家的的是NAD+的分子不能被直接吸收,需要通过它的前体物质来进行转化。NAD+的前体物质有NR、NAM、NMN等,这些物质的补充经过合成都可以一定程度的提升NAD+水平,但因不同分子的作用不同,在进行NAD+水平提升时,只有NMN不受到限速酶的影响,被定为是提升NAD+水平最直接有效的方式,NMN也成了NAD+的直接前体物质。

改写教科书,NAD+前体推动人类寿命再次变革

  提升NAD+水平明显,NMN引发科学研究热潮。

  2013年,洛桑理工学院的Johan  Auwerx和麻省理工学院的Leonard  Guarente联合发现依赖NAD的SIR  2.1延长了蠕虫寿命。同年,华盛顿大学医学院Shin  Ichiro  Imai的研究团队发现,NAD依赖性SIRT1在大脑中过度表达时,可显著延长雄性和雌性小鼠的寿命,哈佛医学院的大卫辛克莱(David  Sinclair)团队发现,在对22个月大的小鼠使用NMN一周后,这些小鼠在线粒体稳态和肌肉健康等关键指标上恢复到了与6个月大的小鼠相似的状态。

  为了更深入的了解NMN,科学家们加大研究力度,2016年,David  Sinclair通过小鼠实验、灵长类动物实验和人体实验证明,NAD和sirtuin激活剂具有显著的预防疾病甚至逆转衰老的能力。2017年,哈佛医学院David  Sinclair团队发现,NAD含量降低导致衰老的机制是NAD含量的降低直接阻碍了DNA修复的能力。利用NMN恢复小鼠体内NAD水平,恢复老龄小鼠体内DNA修复酶的活性。

  此外,使用NMN可以减少电离辐射造成的脱氧核糖核酸损伤。基于这项研究,美国宇航局希望利用NMN保护宇航员免受宇宙辐射造成的身体伤害。

  2018年,哈佛医学院的David  Sinclair将NMN喂给老龄小鼠(18月龄)2个月,促进了毛细血管密度、血流量和运动耐力的增加,逆转了老龄小鼠的血管老化。服用NMN的老年动物的耐力比不服用NMN的对照组高60%以上。

  NMN功效的持续解锁,让科学界重新认识了NAD+,也推动了人类寿命的再次变革。商家、投资界大佬将目光转到开发NMN的价值上,推出了以NMN为成分的NMN类膳食补充剂,瑞维拓NMN、基因港、赛立复等都是NMN行业的知名品牌。

  NMN行业奠基者瑞维拓NMN的科研人员经过多年的呕心研究,开启了生物酶法生产工艺普及的道路。该产品进入中国市场后,第一年便在京东和天猫等平台上因疯抢遭遇了长期断货,2018-2021年短短三年时间就已经从一代升级到三代,一直引领着NMN行业发展的新方向。

  NMN的蓝海市场让“股神”巴菲特旗下的供应链巨头麦克莱恩Maclane也积极寻求与霍伯麦合作,加速这一技术在全球的普及。

  衰老是每个人心底最深的无助,NAD+前体NMN的发现,改写了人们顺逆衰老的弱者姿态,以科技作支撑,重新认识衰老,翘首长寿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