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谢菲尔德大学的科学家在国际权威期刊《Nature Neuroscience》上发表了一篇关于NAD+前提物质NMN帮助减缓小鼠ALS等运动神经元疾病和老年痴呆发展的论文,论文指出,通过NMN提升NAD+水平能够促进损伤DNA的修复,从而对引发小鼠神经系统疾病的神经细胞进行调节,该篇论文的结论使医学界对于治疗神经退性疾病有了新的靶点。

NMN

  DNA作为生物体发育和正常运作必不可少的生物大分子,其分解运行路径的正常与否直接关系着生物体寿命的长短和健康状态。然而细胞在分解再生的过程中难免会有损伤的积累,海弗里克极限理论也指出,正常人类的细胞分裂次数大约在40~60次,每一次大概是2年左右,所以在细胞每一次的分裂都是一次损伤,如果损伤的细胞能够得到及时的修复,则可以培养分裂次数,细胞的培养代数越多,动物的寿命也久越长,反之则越短。

  在针对DNA对神经退性疾病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在我们的细胞中,有专门用于修复DNA损伤的信号通路NAD+,但是NAD+含量却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的减少,到老年的时候,体内的NAD+含量已经不足年轻时候的一半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年轻时伤口愈合快,身体素质比老年好的原因。

  对DNA损伤有着深入研究的El-Khamisy教授说:“我们可以利用基因技术,结束失去控制的降解过程,即便 DNA仍然受到破坏,细胞仍能应付死亡,这一新机制为运动神经元疾病和其它神经变性疾病的治疗方法的发展迈出了重要一步。虽然尚需进一步研究,但这一新发现的机理很有可能是导致阿尔茨海默病——帕金森氏症患者的神经细胞死亡。”

  另外,El-Khamisy教授还补充道:“如果我们改变了这个降解过程,我们将能够保留 DNA的修复工具,以消除导致细胞死亡的原因。”

  在科学家经过多年的试验后发现NMN在提升NAD+水平方面有着极高的效率,那么什么样的NMN效果最好?

  NMN是NAD+的前体物质之一,与几年前盛极一时的NR、NAM等物质一样,补充之后在体内合成NAD+,并发挥对细胞调节和加速DNA修复的效果,但不同的是,NMN进入体内后,不会像NR等物质受到限速酶NAPRT的限制,而是两个NMN分子碰撞后直接合成NAD+,这在一定效率上为提升体内NAD+含量,加速DNA修复和降低神经推行疾病提供了开阔行的思路,NAD+对DNA修复病培养DNA分裂次数的影响,也让我们在实现“百岁人生”的道路上有了新的曙光。

  而NMN也在哈佛大学、华盛顿大学等各权威学者的研究下,解锁了抗衰老、生物钟调节等功效,NMN抗衰老功效的发现者David  Sinclair也因此入选了《时代》杂志“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人”。

  另外,David  Sinclair教授还自己服用NMN来验证NMN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并在记者采访中回答:“自己多年服用NMN后,生理年龄要比世纪年龄小上10岁。”还表示自己的家人朋友都在服用,都没有感觉到有副作用的发生。

  有了David  Sinclair的“以身试药”,投资界、富豪层也看到了NMN带来的效益,为NMN研究一掷千金,将NMN从实验室推向市场。2018年,一款成熟型NMN实用化产品横空出世,价格仅在千元之内,一时间国内消费者也开始纷纷加入NMN的抢购热潮中。

  据京东数据统计,在这两年大健康观念的推动下,每年双十一、双十二等节庆期间,NMN产品的销量要远超其他营养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