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市场上占有率第一的NAD+(人体内维持细胞能量代谢、基因修复的关键辅酶)补充剂瑞维拓,已经由数家顶尖科研机构及跨国药企联合创立的麦克斯科学(MaxScientific),以价值近10亿美元的现金及股票从霍伯麦公司手中收购。

麦克斯科学4代瑞维拓白金版礼盒
▲4代瑞维拓白金版礼盒

  5月27日,结合NAD+和希诺裂(Senolytic,衰老细胞靶向清除)等新一代逆转衰老技术的瑞维拓4代(Revigorator G4)正式上市。

  自从2018年入市后,瑞维拓迅速积累起市场口碑,到2022年,其消费者已遍及巨头企业创始人、投行高管以及流量明星等高净值人群。4年间,瑞维拓的受众越来越多,许多人好奇,“哈佛衰老抑制技术”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

  1.高净值人群中公开的“延寿秘密”

  对于今年5月那笔网购订单,刘叶付款时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很果断地下单了。在家境优渥的刘叶看来,这只是她的例行采购。“我每年都要一次性买这么多囤着,够我和老公吃一年。吃完了会再来买第二年的,这是我例行采购的第三年。”

麦克斯科学4代瑞维拓白金版礼盒内部
▲4代瑞维拓白金版礼盒

  刘叶表示,最初得知瑞维拓是通过丈夫的朋友张义林(化名),“2019年初的时候就听说了,刚开始只是打算先买两瓶,后来我就和张义林太太搭伴加入了例行采购的队伍。”

  张义林妻子提及自己的囤货习惯时表示,“身边的人差不多都在吃。有一次我想去买的时候,商家说货源紧张,不够一下卖我很多,我就产生了囤货的意识。后来我就习惯性地等到货源充足时去囤一年的量。”

  刘叶、张义林两家对瑞维拓的服用习惯并非个例。据笔者了解,刘叶丈夫是某沿海城市的体制内干部,最初向刘叶丈夫推荐瑞维拓的张义林也是某一线城市的富商,而在他们身边同样长期服用瑞维拓的家庭也不在少数。某种程度上说,瑞维拓已经成为中国高净值人群中公开的日常必备之一。

  根据刘叶的提示,笔者在京东电商平台上找到了“瑞维拓海外官方旗舰店”。店铺中最为热销的产品评论数量已经超过5万条,好评率接近99%。“其实我们一般很少评论,跟销量比,评论量只是九牛一毛,”刘叶表示。

  2.从科学家到资本家,科学的“诱惑”

  一款几乎不打广告的产品,是如何被市场接受的?

  笔者查阅资料并走访相关人士后确定,瑞维拓由美国霍伯麦公司研发生产,于2018年进入中国市场,上架于京东、天猫等大型电商平台。该产品中的关键成分之一(β-烟酰胺单核苷酸)最早发现于2013年,哈佛大学遗传学教授大卫·辛克莱尔利用该成分在22个月内让一群老年小鼠实现了“衰老逆转”,寿命延长30%。

麦克斯科学4代瑞维拓NMN实验小鼠
▲ 左为实验小鼠,右为自然衰老小鼠

  辛克莱尔实验结束后的第二年,华盛顿大学今井真一郎教授又利用这一技术在实验中使动物的剩余寿命延长了2倍。不仅如此,研究还显示其能够显著提升老年小鼠的运动能力、睡眠质量、血糖调控等。

  这些关于瑞维拓相关技术的研究成果,相继刊登在《自然》《科学》《细胞》等国际顶级期刊上。这些论文,再加上发现者David Sinclair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的年轻态日常,让瑞维拓相关技术在国外迅速受到关注。

  权威机构巴克研究所CEO、加州大学医学教授Eric Verdin在谈及自己使用这一技术的“延寿经验”时表示,“因为我真的看到了效果”。除此之外,84岁的索尼前总裁出井伸之也向媒体透露,他精力明显强于同龄人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长期使用这一技术。

  而在中国,瑞维拓之所以能被像刘叶、张义林一样的高净值人群迅速发掘,离不开华人首富李嘉诚、地产大亨潘石屹等人的背书。此外,中科院及重庆医科大学等多家研究机构,于2022年初发表于营养学前沿期刊《Frontiers》上的临床试验结果,进一步助推了衰老医学界对瑞维拓相关技术的重视。

  此后,中国电商平台上层出不穷的原粉商家,使得瑞维拓迅速普及,溢入大众视野。短短四年间,受众陡增。

  3.前景可观,未来可期

  2022年,经过近一年的谈判,麦克斯科学(MaxScientific)成功将瑞维拓收购,使这款备受中国高净值人群欢迎的产品迎来一个新的增长周期。

麦克斯科学4代瑞维拓白金版单瓶
▲4代瑞维拓白金版单瓶

  据内部人士透露,麦克斯科学公司由数家顶尖科研机构及跨国药企联合创立,致力于尖端衰老干预技术的成果转化。

  完成对瑞维拓的收购后,麦克斯科学基于哈佛大学和梅奥医学中心的一系列技术对其进一步优化,在5月27日这天,正式推出了结合NAD+提升技术希诺裂技术(Senolytic,衰老细胞靶向清除)的瑞维拓4代(Revigorator G4)。

  在几家顶尖科研机构和药企的技术加持下,瑞维拓4代在各项技术指标上实现了又一次飞跃。同时,生产技术的升级更使单瓶价格进一步降低至250美元以下。

  在新的全球统一定价体系下,瑞维拓4代在中国区的价格从2018年首代时的每瓶近3000元人民币降至2000元人民币以下,进入了更多中高收入人群的消费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