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Senolytics等寿命充值技术来袭,人类离“永生”还有多远?

  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忙于简单穿、暖。越来越多的人更加注重保健,希望更好地延长生命长度。

  2013年,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花了7亿美元击中了一家抗衰老和死亡的公司克里斯科。其中一个原因是布林有一个基因变异,很容易导致帕金森病。2021年,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和风险投资大人物米尔纳筹集了10多亿美元,投资于研究延缓衰老和延长寿命的阿拉老板,成为该领域历史上最大的投资。

  在此期间,以哈佛大学逆转衰老分子瑞维拓技术和美国最佳医院梅奥医学中心希诺裂(Senolytics,定向去除老化细胞)技术为代表的最新老化干预突破,也为超级富豪续命增添了信心。

NMN、Senolytics等寿命充值技术

  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是NAD+的前体物质,其生理功能主要体现在增加NAD+的含量上。NAD+的作用是维持细胞核和线粒体之间的化学通信。2013年,哈佛大学大卫·辛克莱尔教授发现,补充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可显著提高实验小鼠的NAD+水平,增强线粒体功能,修复损伤,使实验小鼠逐渐年轻化。随后的实验发现,NMN可以延长与人类相似的哺乳动物30%以上的寿命。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数百篇关于这项技术的论文井喷占据了Science、Nature、Cell等国际顶级学刊的重要版面。

  多年来,学术界和行业界对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的研究仍在继续,并有新的好消息。日本庆应大学的科学家在《自然》子刊上发表的研究结果显示,该物质可以恢复衰老干细胞的活性,获得分化和增殖能力。

  在生物转化酶技术的突破性进步下,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将这一前沿物质实用化,命名瑞维拓进入市场,在高净值圈广受追捧。

  瑞维拓NMN品牌是世界上最具突破性的品牌,帮助逆转衰老的NMN打开了国内市场的大门,在国内公众中赢得了坚实的声誉。通过技术进步和产品迭代,NMN市场的前沿产品一直保持领先。京东、天猫等电子商务巨头也开始涉足这一领域,并开始影响原有的NMN市场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