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养身专家,最近黑白颠倒,人格分离,都是因为NMN

  事情起源于两年前,我去佛州出差,从美国拿了一个NMN品牌瑞维拓回来。我的同事推荐我,我不能避免粗俗。那是我第一次接触NMN。

NMN服用体验

  到了2020年,说到养身,NMN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话题。不说几句NAD+就不好意思混圈子。从专业的角度来看,NMN确实是深度调理身体的好产品内源性原理修复器官,深受其益。

  但是,如果对外讲课,或者发表意见,不诽谤几句NMN,肯定会被称为骗子。

  回应那句话,骂NMN是工作,吃NMN是生活。

  其实左右为难的不仅仅是我。

  面对年轻一代或亲友赠送的NMN营养保健品,许多中老年人都遇到了困难:不吃有些浪费,吃又担心副作用。

  因为他们杀了也不吃长生不老药,一吃NMN就像自己200以上的智商瞬间变60。

  主要原因是他们接触NMN的时间有限,很难从根本上认可NMN产品。

  说到尴尬,不仅吃NMN之前,吃NMN也会产生。

  例如,我快50岁了。也许因为吃了NMN回老家,看到同学的孙女,直接叫叔叔。她说我有点像叔。她说我有点像一个30多岁的人,然后同学纠正我应该叫爷爷。然后她的孙女问的孙女问她的同学,他们都一样大。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老?

  这一幕,不仅我尴尬,同学也尴尬!

  另外,我去做健康指导,很多学生说我有点年轻,资历不够。我需要找一个年纪大一点的,这样更稳定更有说服力。

  我妻子经常说我不像这个年龄的人。我妻子看起来比我大十多岁。大学毕业后我们都在一起,但当我们参加同学会时,她和许多女同学更像我母亲。这些年来,我妻子比我受苦得多。在同学会,我不敢和其他女孩说话。我担心她会嫉妒和离婚。

  当然,吃NMN只是我年轻的方式之一,以前的白藜芦醇和辅酶Q10也应该对我有所帮助。

  我一生中花了太多的时间来保养自己。我觉得我的男子气概少了一点。当我老了,我留着长发。染一染更优雅。

  然后自我安慰,这就是我的方式。

  也是同学会。我和女同胞聊护肤、保养、吃饭、运动。虽然令人羡慕,但我可以看出一些男同胞仍然责骂我女性——我已经习惯了。男人天生不喜欢武装和红妆。

  根据奇点理论,如果人类真的能通过NMN或其他方式活到120岁,那么人类很有可能永生。到时候,20岁和120岁的人其实应该没什么区别。也许人到了120岁才算成年。那时候就不那么尴尬了。

  天下无事,庸人自扰。

  特朗普和梅拉尼亚大约20岁。杨振宁和翁凡相差半个世纪。齐白石80多岁,还有16岁的妾。他们不是让尴尬顺其自然吗?难怪这应该是人类面对生活变化时必须面对的第一个问题。我认为这些浪漫的名人已经破灭了这个问题。每当我想到这一点,我总是感到非常安慰。我不明白,因为我的思想境界是世俗的。公众需要超越和提高境界,我需要享受它。

  然而,无论多么尴尬,我仍然想强调,年轻、健康是最大的资本。与大富大贵的同学相比,服用NMN让我比他们更年轻、更有活力。选择你想要的,这样的生活自然不会进退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