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种快速发展的衰老理论被称为代谢失衡理论,指出细胞在压力挑战下保持代谢平衡的能力可以减缓衰老过程。相关分子和信号通道已被发现,该理论被用作实验框架,动物证据表明热量限制了延缓衰老和延长寿命。它们包括AMP激活蛋白激酶(AMPK)和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所依赖的去乙酰酶通道,这显著影响了衰老过程。然而,AMPK和sirtuin之间的关系尚未完全澄清。

  与NAMPT假设相关的AMPK促使龚及其同事研究可能与AMPK驱动的NAMPT和NAD+/sirtuin激活相关的MIRNA。为了在衰老过程中建立MIRNA和AMPK激活之间的联系,四川大学的研究人员使用MIRNA筛选技术来发现哪些MIRNA在衰老细胞和AMPK激活细胞中发生了不同的变化。AMPK被一种叫做二甲双胍的糖尿病药物激活。MIRNA筛选确定了MIR-146A在衰老细胞中的活性,使其成为AMPK和NAMPT之间的潜在联系。

抗衰老物质NMN

  早些时候,哈佛实验室表明,一种叫做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的物质是提高体内辅酶NAD+水平最直接有效的方法。NMN和二甲双胍有什么区别?

  二甲双胍是一种化学型C4H11N5的有机化合物,是治疗2型糖尿病的一线药物,尤其是超重患者。

  2019年,CancerCell最新发表了一篇文章。研究人员发现,禁食时使用二甲双胍可以显著抑制肿瘤生长,并提出PP2A-GSK3β-MCL-1通路可能是肿瘤治疗的新靶点。

  NMN是体内固有的天然物质。NMN作用机制原理是补充体内NDA+的含量。NAD+(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是人体必不可少的关键辅酶,参与数千种生命活动的催化反应。它是细胞活动的能量来源,是细胞核和线粒体(负责能量合成)之间的关键联系因素。

  结合NAD+水平和sirtuin活性变化的数据,本研究扩展了我们对老化过程中涉及的mirna相关机制的理解,表明mir-146a可能对减缓老化和治疗老化相关疾病具有价值。mir-146a与AMPK的相互抑制关系丰富了我们对AMPK与sirtuin分子联系的理解,为mirna介绍的NAD+/sirtuin调控提供了新的见解,为预防老化和老化相关疾病提供了干预。

  四川大学的研究提出了一个问题,即服用二甲双胍或NMN来预防或治疗与衰老相关的疾病是否更好。虽然二甲双胍通过影响NMN的产生来影响NAD+水平,但二甲双胍也会影响其他方式,影响炎症、代谢和调节胰岛素和葡萄糖的敏感性。问题是,全身细胞类型是否对二甲双胍和NMN有不同的摄入潜力。这种理解对于告诉二甲双胍和NMN是否能协同影响衰老和年龄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