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研究机构霍伯麦表示,许多化合物在动物实验中表现出色,但进入人体后效果不佳,这在保健食品和药品研发领域并不少见。

  因此,要理清NMN能否达到抗衰老的奇效,比说明其在保健品行业和资本市场掀起的热议风暴更难。

  《科学》杂志2019年最新的衰老生物学研究汇编总结了几十年来衰老研究中的两个核心问题:一是氧化应激损伤,二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细胞内NAD+(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的下降可能是衰老的机制之一。

  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GHDDI)主任丁生告诉NMN中国记者,NAD+是人体需求量大的重要辅酶。许多与人体新陈代谢和细胞命运功能相关的酶需要它。

  与投机者炒NMN概念股不同,研究人员知道NAD+才是真正的王者。NMN只是补充NAD+的可能方式,因为它可以转化为与人体新陈代谢相关的辅酶NAD+,被认为是抗衰老的。类似的竞争产品还包括NR(烟酰胺核糖)、NADH(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还原状态、还原型辅酶I)等物质,相关产品比NMN进入市场更早。

NMN功效

  在一些营销文章中,NAD+被比作青春之泉。未来,它可以通过保健品以每天一杯咖啡的低价补充,轻松活到150岁。现实是,困扰人类数万年的长寿秘诀真的能如此轻松地实现吗?

  小鼠有效,人不一定。

  一项被行业研究报告和营销文章广泛引用的证据是,2013年,哈佛医学院David Sinclair教授发现,22个月大的小鼠在服用NAD+补充剂(NMN)一周后,线粒体和肌肉状态恢复到类似6个月大的小鼠。

  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和哈佛医学院分别于2017年4月发布的《Nature》和2018年3月发布的《Cell》的研究发现,NMN少脑出血后脑损伤、改善衰老血管血流和增强其耐力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几乎所有的促销文章都有选择性地忽略了一个事实:这些研究成果是在老鼠身上实现的。

  人类的新陈代谢不同于啮齿动物,人类的存在方式也不像实验室里关在笼子里的老鼠。事实上,许多化合物在动物实验中表现良好,但进入人体后效果不佳,这在医疗食品和药物研发领域并不少见,如一些拟用于治疗阿尔茨海默病(通常称为老年痴呆)的药物。

  NMN研究人员表示,在主流研究领域,NAD+相关衰老机制已经研究了十多年。有许多基础研究,理论上是有道理的。最缺乏的是与人体直接相关的研究,因为它真的很难做到。

  老鼠的平均寿命很短,大约2年,很容易看到延长寿命的效果。然而,人类的平均寿命更长,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不仅仅是健康问题。从临床试验的角度来看,研究延长寿命的效果需要大量的人。只有服药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才能看到显著的差异。霍伯麦旗下瑞维拓NMN销售负责人也表示:NMN从几岁开始,吃几年,如何控制变量,设计临床终点?这需要巨大的投资,而且很难实现。

  目前,世界上关于NMN的人体试食研究很少。目前,日本只有3例,美国有1例NMN临床试验,这些研究只更注重安全,而不是服用后的实际效果。

  综合分析,霍伯麦认为NMN未来的市场前景仍需进一步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