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衰路漫漫,NMN能否带领人们走向百岁?

  在虚幻的故事中,长生不老的故事正在不断的上演,这是人们通过艺术来标达自己对于“健康长寿”的强烈渴望,然而在显示世界中,“寿命”本就也是不可逆的,更别提青春永驻了。

  抗衰的路崎岖艰难,长生更是漫漫无期。

  在中国古代,许多炼金术士对长寿和长寿进行了深入的探索,但它们似乎都以失败告终,这实际上表明人们无法抗拒命运。即使是掌握科学手段的现代科学家也需要面临许多与衰老相关的研究问题。他们可能需要无数的时间和精力来证明一个观点,找到合适的目标,并控制相关技术来实现临床转化等。

  然而,在21世纪,人类的长寿之路逐渐清晰。他们掌握抗衰老武器,如抗生素、限制卡路里摄入、白藜芦醇等。然而,从衰老的本质出发,最显著的抗衰老武器应该是NAD+(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

NMN

  早在1904年,诺贝尔奖获得者英国生物家亚瑟·哈登就发现了NAD+这种分子物质。在接下来的100多年里,无数科学家投入了对NAD+的深入研究。这一过程产生了六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因此,NAD+也被称为诺加因子。

  NAD+是一种转移质子的辅酶,自然存在于人体的每一个细胞中,是人类生命不可或缺的。

  哈佛医学院衰老生物学中心联合主任DavidSinclair表示,NAD+是维持人体年轻状态的最重要物质,也是维持生命的必要分子之一。没有它,人们将在30秒内死亡。

  具体来说,NAD+含量与Sirtuins蛋白家族的活性密切相关,具有延长寿命、抑制衰老的作用。

  NAD+会随着年龄的自然增长而大幅下降。美国临床医学研究发现,NAD+补充剂可以正常参与各种生理活动,显著抵抗体内的氧化应激,打开长寿蛋白的功能。

  抗衰老研究往往被推广为青春永恒或生命不朽的关键。然而,实际情况是,将NAD+抗衰老理论应用到当前人类生活的现实中,面临着许多问题。从直接补充NAD+的角度来看,它的分子量太大,无法直接口服补充到细胞中。从前体补充来看,四种前体包括烟酸、色氨酸、烟酰胺和NMN/NR。然而,前三种有摄入限制。NMN有自己的磷酸基结构,也不能跨膜。NR分子量小,可以轻松跨膜,但经过肠胃时会被大量新陈代谢消化。因此,四种前体不能直接口服使用。恐怕人类很难掌握NAD+的抗衰老武器。

  显然,利用NAD+原理抗衰老的未来是光明的,但人类很难走上长寿之路。

  然而,面对困难造世界,人类善于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和创造力。

  美国生物技术企业霍伯麦结合国内外多项高新技术研究成果,与世界国家权威机构合作,经过十年的努力和详细的实验数据、安全评价和临床反馈,在特色酶制造的基础上添加专利配方,推出成熟的NMN产品和稳定的NMN膳食补充剂,成功的将NMN价格下降到大众可接受的范围内,以安全高质量的产品给人们带来真切的效果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