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抗衰领域,AI加速NMN研究进程

  早些时候提到AI,不禁让人想起好莱坞大片《终结者》中的机器人,“他们”能像人类一样思考、对话,尽管荧幕上的场景仍然只是科幻作家的畅想。但是,分隔在科幻和现实之间的门帘一角似乎正在被揭开。

  在2016年,谷歌的DeepMind发布了AlphaGoAIGo,一场4比1大胜韩国的前世界冠军李世石,而在仅仅一年之后,又一次升级到AlphaGoZero(据说可以用100:0战胜老程序)。毫无疑问,AI时代也许真的会到来。

  AI加快了抗衰老研究的进程。

  始终,在与衰老的斗争中,具有抗衰老功效的物质寄予很高的期望,身为辅酶NAD+,自然也倍受器重。

  在人体内,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是人体内唯一的多种细胞代谢的底物,涉及到细胞在体内的数百种代谢反应。HassinaMassudi和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NAD+含量也会相应降低,特别是在40-60岁之间,人的NAD+水平会降低50%,NAD+的减少就是衰老的开始。

  NAD+存在于身体内的所有活细胞中,是许多脱氢酶的辅酶,在糖酵解、糖异生、三羧酸循环以及呼吸链上都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尽管我们感觉不到NAD+的存在,但是它已经很近了。

深入抗衰领域,AI加速NMN研究进程

  自从193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OttoHinrichWerberg首次发现NAD+作为辅酶在物质与能量代谢中的重要作用之后,NAD+的研究就开始增多。最值得注意的是,动物实验通过增加NAD+的含量可以达到延寿效果。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人和动物中NAD+水平明显下降,想要在体内保持或增加NAD+在人体内的水平并不容易,而且NAD+还“远在”。

  大卫辛-克莱尔教授发现,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NAD+前体物质能让年迈的小鼠恢复细胞活力,并在随后的实验动物寿命中增加三分之一。事实上,该物质存在于大量的蔬菜水果中,在细胞内一步转化为NAD+,而口服NMN则可直接提高细胞内NAD+的含量,并降低衰老速度。

  同时,哈佛大学医学院遗传学教授PaulF.Glenn衰老生物学中心主任DavidSinkley,先后发现了白藜芦醇和NMN对人体免疫功能的影响,并被时代杂志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百人”。DavidSinclair在早些时候做了《Lifespan》很多场合,作为抗衰先驱David Sinclair,经多方证实,NMN能使哺乳动物的寿命延长30%以上。

  伴随着越来越多NMN功效报道的出现,NMN行业已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市场新生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