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衰老需求调研:21世纪,我们更需要NMN

  当代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越能得到满足,人们对自己身体的关注就越具体。

  20世纪40年代,美国麦尔斯公司发明了一种“一天一粒”的维生素营销战略,它能看到中产阶级“对于非显而易见的营养缺乏症状有着潜在的心理恐慌”。

  Miles认为:关键问题不在于消费者吃了什么后,而在于如何找到科学依据(尽管依据也许并不完美),来说服消费者他们将要购买的东西实际上是“一种对人体有影响的物质”。

  这药不一定有用,但一定没有副作用。对消费者而言,时间与金钱的成本又相对可控。Males高明的策略,让营养丰富的美国中产阶级推动维生素制造业发展,这一科学名词中蕴含着巨大商业价值。

  现在,居住在大城市的人们早已不再担心营养缺乏的可能。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像疾病,不受欢迎,不被接受。

  因此,一位学术明星、一位香港教授、一群寻求商机的人士,借助一种生化手段,单靠一种生化手段,就创造了一个近百亿元的市场。

  NMN—这两年里最火的饮食补充剂,首先在富人、企业家、投资界流行,然后逐步蔓延。信徒们认为这能减缓细胞内的线粒体,从而逆转衰老。

  NMN的全名叫β-烟酰胺单核苷酸,是维他命B族的衍生物。在2013年,Sinclair的实验室证实,在年老的老鼠连续注射定量NMN一周之后,肌肉中的线粒体功能恢复到了和年轻老鼠一样的状态。并且线粒体具有调节细胞生长和细胞周期的能力。随后,他提出,NMN可能是逆转衰老前沿的“神奇分子”。

瑞维拓NMN

  Sinclair是世界知名的抗衰生物科学家。2014年,因前沿研究而被时代周刊评为全球100位名人。多年的公众形象管理,使他被称为“抗衰教父”。这一年,他52岁了,生理年龄还不到30岁。年青的形象证明了他的自信:苹果肌丰盈,脸上看不到一丝皱纹,头发也变得柔软而有弹性。

  2019年年底,由瑞士Frontiers开放科学平台举办的论坛上,Sinclair以“解密和逆转衰老时钟”为主题进行了演讲。参加者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400多名科学家、决策者和业界代表。

  Sinclair说:“有多少人希望活到120岁?”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听众会举手。

  他又问:“有多少人希望重新活20岁?”这次几乎所有的人都举起手来。

  随后两张照片出现在大屏幕背后。一位是他的祖母,90岁时死于多种疾病。另外一位是他的父亲安德鲁,从40岁开始,每天都在健康饮食。现在82岁的安德鲁不仅在澳洲的大学有了新工作,而且还经常到处旅行和约会。

  由于NMN的发现和普及,目前还没有足够的临床实验证明NMN功效。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它在中国的流行。疫情爆发后,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们很难想象明天的情形。每个人都比以前更希望自己慢慢变老,好向未来多走一段路,看看当时的世界。

  要真正看到NMN的影响,真的要花很多年才能看到,活在当下的人,此时一定要把握住这一可能性,不会伤害自己。因此,在这个时代,一个抗衰老的新观念必然会赢得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