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作为一项新兴生物科技成果,受到美国哈佛大学等多家著名名校的认可,体内NMN的来源主要取决于人体自身的产生和食物的摄取,但是随着身体消耗及年龄的增加,消耗NMN增多,体内NMN的含量早已达不到NAD+的生成要求,因而造成体内NAD+缺乏。

  NMN是合成NAD+生命因子的前体。NAD+分子是细胞存活的重要支撑,由于NAD+不能被人体直接吸收,需要通过补充NMN转化。NAD+也叫辅酶Ⅰ,全名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参与细胞反应。NAD+是包括人体在内的多种有氧生物体能量代谢的重要辅酶,作为信号分子参与细胞内许多重要过程。

  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可促进NAD+的生成过程。

  追溯到1904年,NAD+就在酿酒过程中被发现,它在酵母细胞代谢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即提供能量,因此一直受到研究。

为什么β-烟酰胺单核苷酸被用作NMN产品主成分

  NAD+前体如烟酸、烟酰胺、核糖、NMN等,NAD+前体不断地被实验所发掘,已成为一个经久不衰的热点。

  一九三七年,生化学家ConradElvehjem用烟酸治疗狗的糙皮病,从那时起,它就可以被用来治疗疾病;而且经过酰胺化后,它就能成为烟酰胺,一直活跃在各大品牌的护肤产品中。

  1944年时,人们发现烟酰胺核糖可以促进流感嗜血杆菌的生长,而在60年之后,烟酰胺核糖才被用于研究。

  美国爱荷华大学生物化学系教授CharlesBrenner在2007年发现NMN的作用,从那以后一直没有停止对NMN的研究。

  2013哈佛医学院教授DavidSinclair教授的研究小组分别给6个月大和22个月的老鼠注射了PBS(磷酸盐缓冲液),可用作安慰剂(无疗效)和NMN,一周后,研究人员发现,22个月大的小鼠中NAD+和ATP数量显著增加。

  上述四种物质发挥作用的机理都是在细胞内向NAD+转化后,增强线粒体活性,帮助机体代谢。

  然而,相关研究表明,烟酸可引起皮肤潮红、肝毒性等不良反应,烟酰胺在体内停留时间较短,药效发挥不充分,仅烟酰胺核糖及NMN不但副作用少,而且口服生物利用性好。

  所以,NMN和烟酰胺核糖在营养保健产品中的应用越来越广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