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水,一瞬即逝,转眼间2021年已进入尾声,2022年春节临近。从2019年到2011年,时间见证了太多的东西,有离别、有人情冷暖,更有科学技术的更新换代,在这些科学技术中,这两年最受人们关注的无非“健康”二字。

  年度热门研究哪家强,NAD+前体荣登榜

  2019年年底盘点,最热门的物质二甲双胍与雷帕霉素走下神坛,目前更是备受冷落,而于之相反的则是一种名为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的生物活性核苷酸,经过2020年的沉淀,今年的NMN虽备受争议,却仍然稳居热搜榜首。

  在对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的研究中,科学家们在原有的认识上,解锁了更多关于NMN的作用,也让人们对NMN有了全新的认识。

  关于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它是辅酶NAD+的前体物质之一,从1904年英国科学家哈登发现NAD+到现在,科学家对于NAD+Definitely研究已经有变年的历史了,迄今为止NAD+仍是生物领域研究的热门分子。

  NMN中国盘点今年科学家研究热门分子,NAD+及其前体物质仍榜上有名。

  关于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的研究

  在NMN的临床研究成果丰硕的一年里,中、美、日三国的临床试验结果接踵而至,结果不一,高兴的是,NMN能有效提高血液中NAD+含量,而无任何毒性反应,加快肌肉内NAD+代谢速度。有些试验显示了动物试验所带来的好处没有体现在临床结果上,代谢指标如血糖、血压、血脂等均无改变,肌肉线粒体功能和老年人的认知功能均未得到有效改善。它还暗示了NMN有可能除了提高NAD+水平外的新作用。

  基因层面上的研究表明,在信号通路层面,NMN不像先前假定的那样,它能增加额外的提升,这一效果依赖于一组线粒体外的有关氧利用能力的途径;对于代谢物,NMN通过肠细菌直接代谢NAMN、NAR等小分子…可见,“NAD假说”并非NMN的终结和全部。

  关于NR(烟酰胺核糖)的研究

  同样是NAD+前体的烟酰胺核糖(NR),在质量和数量上都远远高于NMN,ChromaDex公司发布的三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前体联谷胱甘肽NR鸡尾酒组合能使小鼠康复速度提高40%,而炎症水平、血糖恢复后也明显优于正常小鼠。

瑞维拓

关于NAD+还原型辅酶NADH的研究

  NADH的全称是Nicotinamideadeninedinucleotide,本是一种化学物质,N指烟酰胺,A指腺嘌呤,D是二核苷酸。

  由于NADH主要参与细胞内的物质和能量代谢,在糖酵解和细胞呼吸过程中发生柠檬酸循环,此外,还可作为载体和生物氢源,在线粒体内膜上进行氧化磷酸化,以ATP的方式传递能量,合成ATP。因此NADH又称线粒体蛋白。从理论上讲,一分子NADH释放出能合成3分子ATP的能量。

  NADH通过进入人体内,直接被分解成NAD+和氢(H),同时释放一定能量(ATP),在三者协同作用下,其作用可与辅酶NAD+等同。

  NMN、NR都是NAD+前体的物质,也是科学家们在研究NAD+是关注的两个焦点,目前两种物质在科学界都存在不同的声音。岁序更新,科学家们关于NAD+前体的研究也在不管更新,NMN、NR还能入榜几次,我们期待明年的科研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