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通常被认为是NAD+的有效前体,但是NMN的表亲分子NMN虽然刚刚起步,却更为科学家所看好。

  搬进新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是因为一张大床能放在卧室里并不意味着它能穿过屋子的门。所以,这种床的典型部件需要拆开,通过门装配,然后在内部重新装配。

  β-烟酰胺单核苷酸,简称NMN的分子,是NAD+或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的前体。NAD+对人体每一个细胞都很重要,但NAD+水平自然随年龄而降低,所以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对NMD+至关重要。

  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就像是一张巨大的床,移动者试图通过一扇门,很难进入。NMN进入细胞的方式之一就是在它进入细胞前,把它的化学成分转变成另一个分子(即烟酰胺核糖体或NR)。NR是NAD+的有效前辈,而且NR可以像以前那样进入细胞。与此同时,NNN有时会先转变为NR,然后再被化学转化为NMN,最后再最后形成NAD+。

  NR会引起NAD+,我们已经知道,它有自己的方法,可以绕过其它NAD+前体所要采取的步骤。但是,在2019年初,新的研究表明,由于NMN能进入老鼠小肠内的细胞,所以NMN可能仅需要对特定类型的细胞进行NR处理。

NAD+前体NMN与NR的跨世纪之争

  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和NR有什么区别呢?

  当前,NR与NMN互相碰撞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这两种分子从来没有在人类身上同时进行过研究。NMN与NR最大,最明显的差别是尺寸。NMN只比NR大,这意味着它经常需要被分解来适应这个单元。相对于烟酸、烟酰胺等其它NAD+前体,NR具有更高的效率。

  但向NMN开放一扇新门,就能过去,这是一场全新的比赛。这时,蜂巢转运蛋白就开始起作用了。转运体是一种位于细胞门的蛋白质。他们可以不经化学变化而进入细胞。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发育生物学教授、医学博士今井伸一郎(Shin-ichiroImai)最近发现了一种转运蛋白,它可以让NMN不需要转换成NR。抓到没有?这种转运体蛋白只出现在小鼠肠道内,而只在钠离子存在时才发挥作用。然而,NR已经显示出在肝脏、肌肉和脑组织内的细胞进入小鼠模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类老鼠对人类的实验。)然而,这两个人再一次都不能真正确定一种优于另一种的方法相匹配。

  为何需要NR和NMN。

  NR和NMN都有好处,因为它们能增加NAD+的水平,NAD+水平随年龄的增长而降低。NAD+是细胞代谢的关键,NAD+能将营养转化为细胞能量,同时也能激活丝土因蛋白(一种调节细胞健康的蛋白质)。在所有人体中,NAD+的摄入量均通过饮食来提高NAD+前体水平。尽管NR和NMN存在于多种食物中,但不能食用任何物质来增加NAD+的含量。因此,NAD+前体细胞的补充有助于缓解这一下降。

  对NR和NMN的补充性增强NAD+带来了很多其它益处,但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这些动物实验能够应用于人类。

  但是,最终我们知道,相对于其它前体,NR是其中效率最高的。最近一项有关NMN的研究表明,它是下一种重要的维生素B3,但是到目前为止,还需要对人体进行更多的研究,以便更好地理解它的作用以及如何对抗NR。一个可能是每一种前体都可以根据目标来提供不同的益处,特别是如果转运蛋白(例如最近在肠内发现的转运蛋白)只存在于人体特定细胞中。

  现在,对于NAD+的这些前体将在未来打开哪些门、开什么门等问题,仍有很多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