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中国盘点逆转生物时代的科学有哪些?

  如今,关于停止或延缓衰老的讨论很多。但怎样让年轻的人——逆转老化?真能让时间倒流,让身体变得年轻吗?

  2015年,Bouchard和Villeda在神经化学期刊上发表文章,提出人们变老的方法有很多种,比如锻炼、限制热量、通过异慢性抛物线运动或年轻的血浆来改变血液组成,这些都能部分抵抗大脑等器官老化。

NMN健康产业

  锻炼或其他身体治疗。

  身体活动会增加血液输送到大部分组织,并导致系统环境的改变。令人感兴趣的是,在动物模型中,大量研究证明,运动对周围组织和中枢神经系统(CNS)功能与再生的恢复作用。除了中枢神经系统外,运动还能促进衰老系统内造血(血细胞再生),提高骨骼肌干细胞衰老增殖能力。运动可以提高端粒酶的活性,甚至可以延长端粒的长度。

  对不能锻炼的人来说,还有其他一些活动可以影响系统恢复。举例来说,另一项研究显示,高压氧疗法——在环境压力上升时,100%暴露于氧气,从而优化机体对氧气的吸收量——不同免疫细胞类型延长20-38%,并根据细胞类型降低11-37%。

  热量限制

  另外一种系统的方法可以消除年龄对组织再生的影响,即将20-40%卡路里摄入量降低到非营养不良。已有证据显示,限制热量能使衰老生物的组织再生,与锻炼的效果相似。多项研究显示,卡路里限制摄入量对造血干细胞功能衰退有恢复作用。同时还观察到骨骼肌和肠干细胞再生。短时间或长时间限制卡路里摄取对恢复再生的影响还存在于中枢神经系统和脊髓。

  NAD+体内平衡。

  端粒+前体补充性还可通过改善端粒的具体长度来逆转老化。举例来说,提高NAD+水平不仅能保护端粒,还能提高端粒长度。在小鼠上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NAD+前体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处理能增加小鼠的端粒长度。

  NMN是NAD+的先驱物质,NAD+是NAD+的重要组成部分。自1906年发现NAD+以来,这一分子就受到了科学家们的关注,因为它富含于人体,并且在维持我们身体运转的分子途径中扮演重要角色。提高体内NAD+水平的动物实验已在代谢学及老年疾病等研究领域取得了良好的成果。

  前体如NMN和烟酰胺核苷(NR)被认为是NAD+的补充产物,NAD浓度升高+哈佛大学NAD+研究员DavidSinclair说,直接给NAD+喂食并不现实。NAD+分子很难通过细胞膜进入细胞,所以对代谢没有正面作用。NAD+的前体分子必须用于提高NAD+的生物利用度,因此NAD+由于其不易被吸收而无法作为直接补充。NAD+前体细胞比NAD+易于吸收,是一种更有效的补充。

  由于越来越多的这类治疗是基于分子和生理衰老生物标记物而提出并得到独立验证,因此可以评估和利用逆转年龄技术之间的潜在联系。最终,我们在老化、分子分析、高分辨率方法和生理学评估等交叉领域开展工作,将为系统复健剂应用于人类安全、成功铺平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