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购买NMN产品的时候,会看到很多复合型的NMN配方产品,产品中除了成分NMN外,还有白藜芦醇等物质,白藜芦醇在前几年也曾火遍大江南北,如今复合型NMN配方中再次添加白藜芦醇,它又什么作用呢?

  2021年Umeda等人在神经科学前沿研究公布了最新研究,是通过白藜芦醇为成分的鼻喷雾剂,我们今天就从该喷雾剂来认识白藜芦醇和它的功效与作用。

  Umeda研究团队用Tg+CMC治疗的阿尔茨海默病小鼠,如果观察到导致皮质(CTX)和海马体(HC)神经变性的毒性蛋白(黄色染色)水平(黄色染色)的水平。尽管单用利福平(RFP)或白藜芦醇(Resv)能显著降低染色强度,但联合疗法(RFP+Resv)更为有效。该数据显示在图像顶部两行,并将其量化到下面两个图形中。

为什么NMN配方中要加入紫檀芪

  在用药方面,口服给药是最简单的选择,而口服利福平可导致不良反应,口服白藜芦醇能迅速转变为非活性形式。鼻喷雾剂还能使病人无创、无创地使用,这就是大坂城市大学研究者们选择的一种从鼻到脑的给药方式。两者的鼻内镜联合应用可克服上述问题,甚至比单药治疗更具优势。

  已证实,这两种药物都有抗氧化和抗发炎作用,并能阻止引起神经变性的毒性蛋白聚集。然而,在单独使用两种方法时,还是发现了一些问题。利福平是一种抗菌药物,副作用众所周知。有时会导致肝脏损害和药物相互作用。

  Umeda和他的同事们认为白藜芦醇是一种非常安全的饮食补充剂,它可以对抗利福平的这些作用。

  为克服目前已有药物利福平的副作用,我们可以考虑把它与白藜芦醇的保肝效果相结合。TakamiTomiyama教授,该研究的主要作者和主要研究者。

  就像我们预测的,当两种药物联合使用时,利福平引起的肝毒性会消失,说明白藜芦醇对肝细胞(肝细胞)有保护作用,并且还能消除利福平的毒性。

  最终,对于大脑的生物有效性和毒性蛋白的广泛靶向,大坂城市大学的研究人员证明,鼻内药物可以清除一些引起神经变性的有毒蛋白质,包括淀粉样β和tau。提示利福平和白藜芦醇经鼻向脑细胞内注入。同时,利福平与白藜芦醇的联用也挽救了这些小鼠的认知和寡聚物病理。

  利福平-白藜芦醇联合治疗的下一步是什么?

  目前已进行了若干临床试验测试利福平和白藜芦醇。举例来说,一种口服利福平和一种叫做多西环素的抗生素的临床试验被用来治疗轻度和中度的老年痴呆症。此外,白藜芦醇口服治疗轻度和中度老年痴呆症并无显著临床疗效。上述结果并不一定说明这两种药物都无效。

  Umeda和他的同事们认为,药物使用延迟是失败的主要原因。为证明这一点,大坂城市大学的研究团队讨论了2017年回顾性研究,对于使用利福平治疗分枝杆菌感染的非痴呆患者来说,口服利福平可以有效地预防阿尔茨海默病,但是一年内每天至少需要450毫克的剂量。结果,他们宣称,如果在神经变性前就开始治疗,并通过鼻腔注射,利福平和白藜芦醇可以有效地预防老年痴呆症。

  另外,他们还根据以往研究团队的经验和老鼠的经验,来确定它们的剂量。Umeda和他的同事们说,在这项研究中,每只小鼠每天要服用0.02毫克利福平,或者假定小鼠体重是20克,每天1毫克/千克。

  「按体表面积换算为人体剂量,日剂量则变为0.081mg/kg。」高级撰稿人Tomiyama教授“现在,利福平的处方药是10mg/kg/日,与此比较,我们证实了低剂量的效果。

  还需进行更多的研究,以确定这两种药物的适当比例,以及如何最佳地制备该混合物用于患者的鼻内剂。鼻内给药的安全性及毒性也有待研究。但是,Umeda和他的同事们都希望通过联合用药来开发人,因为利福平和白藜芦醇已经被广泛应用,而且它们也是一种被命名的药物和饮食补充剂,所以开发这种药物不应过于困难。

  复合型NMN配方中添加白藜芦醇或许就是看重了白藜芦醇这些作用,但具体在NMN产品当中能发挥多大的功效,我们期待科学家带来的惊喜。